关注 | 石黑一雄获诺贝尔文学奖!村上春树叕陪跑…

摘要: 又又又又陪跑……

11-09 18:18 首页 社会科学报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7年10月5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将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进入21世纪以来,石黑一雄是继奈保尔、多丽丝·莱辛和品特后,第四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作家。


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获2017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2017年获奖者石黑一雄的作品主要涉及下述几类主题:记忆,时间和自我欺骗。”瑞典学院说。


瑞典学院秘书莎拉·达纽斯形容石黑一雄的作品是简·奥斯汀和弗朗茨·卡夫卡的混合体,“但是你还得加进去一点马塞尔·普鲁斯特,然后稍稍搅拌一下,这才能得到他的风格。”她还这样评价石黑一雄,“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作家。他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一面,他独自开拓了一整个美之宇宙,”达纽斯说她最喜爱的石黑作品是《被埋葬的巨人》,但她也说《长日将尽》是一部“以沃德豪斯的小说开场、又以卡夫卡的方式结尾的杰作”。


当BBC联系石黑一雄时,他表示瑞典学院还没有跟他联系,所以他还不敢确定消息的真实性。他说:“这对我而言是无上的荣誉。它表明我已经跻身于在世的最伟大作家之列,因此这是极高的赞扬。”


石黑一雄还说,他希望诺贝尔文学奖能成为向善的动力。


石黑一雄: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之一


据中国青年报消息,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


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留痕》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2015年3月,石黑一雄出版了十年来首部长篇小说《被掩埋的巨人》。这部被媒体赞为“颠覆了西方奇幻文学既定模式”的小说一出版就得到了各方好评。


《被掩埋的巨人》创作过程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但与许多颇受期待的文学新作不同,这不是一部壮丽的史诗,会讲述跨越一个世纪的烽火连天;也不是一篇对他个人经历的精心拼合与再叙述。对这则娓娓道来却感人至深的故事,作者自己给出的判定是“寓言式的”。


石黑一雄和上海的渊源


石黑一雄的作品在中国多有出版,比如他的代表作《别让我走》《长日将尽》等,他的最新小说《被埋葬的巨人》也已经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最新作品《被埋葬的巨人》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石黑一雄跟上海也有一定的渊源,他在小说《上海孤儿》(When We Were Orphans)中讲述了一个在上海出生的英格兰侦探于1930年代重返上海去侦破他父母失踪的罪案的故事。在战争的阴霾之下,他找寻着他父母一生留下的线索。石黑一雄后来回到上海创作墨臣·艾禾里电影公司的《伯爵夫人》(The White Countess)(2005)的剧本,该影片讲述了双目失明的美国外交家(拉尔夫·费因斯饰)和一位因政治风波被困上海、以有偿伴舞为生的白俄流亡者(娜塔莎·里查德森饰)的故事。


石黑一雄的中文版作品大部分都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黄昱宁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的作品主要作品都在我们上海译文出版社,我们觉得很高兴。我们这里应该没有人接触到他本人,他性格不是属于很喜欢和外界接触那种,抛头露面的机会据我所知不是很多。他的作品在同等的诺奖候选人中量不是很大,但是是很有特点的,从一开始的少数主义的姿态,他是日本人,但在英国成名的,他的很多作品完全写的是英国人的事情,印象最深的是很多人说他英语写的比英国人还要英国人,他不是一个身在英国的作家,他的母语还不是英语,他后来的作品又转到科幻这边,视野就变得更加大了,关注全人类的命运,我觉得是符合诺奖的方向的,他一直在一个很长的名单上,但是又不在热门人选上,从我们搞英语文学的人中来说,我们是不意外的。”


按照惯例,诺贝尔文学奖都是在每年10月的第二个周四揭晓,一般都在10月10日左右,有时候也会因为瑞典学院评委们对最后结果有分歧,导致揭晓时间延期。所以,2017年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最早的一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折合约740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奖金多出100万瑞典克朗。


延伸阅读


开奖前,村上春树又双叒成为博彩公司的诺奖热门


与以往几年一样,村上春树又一次“陪跑”了。


差不多近十年来,村上春树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门,2010年以来更是每年都位居诺奖赔率榜前列,文学爱好者以及博彩公司都很看好他,他的粉丝也每年都在准备“如果今年得奖了怎么庆祝”。


如果你常年关注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你会发现,今年的榜单跟去年、前年乃至大前年,都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村上春树依然是获奖的大热门。



他在今年1月出版的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写道:


一旦落选,就有许多人赶来看我,对我说:“这次太遗憾啦。不过下次绝对能得奖。下部作品请好好写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文章资料转自澎湃新闻,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大家都在看

12月10日,“缺席”的鲍勃·迪伦:我能获诺贝尔文学奖,跟我能站在月球上一样“罕见”!

王晓华:偏偏就把诺贝尔文学奖给了情怀 | 社会科学报

长按二维码关注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社会科学报


微信号:shehuikexuebao

社会科学报官网:http://www.shekebao.com.cn/



首页 - 社会科学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