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农夫电影首页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源专家  »  傲慢总裁狂追妻

摘要: 盛夏季节,火辣辣的阳光从无云的天空直射下来,地面一片燥热。装修别致的林家铺子餐

盛夏季节,火辣辣的阳光从无云的天空直射下来,地面一片燥热。

装修别致的林家铺子餐厅,却是温度正好,环境宜人。幽雅的小包间里,坐着一对正在进餐的年轻男女,十分惹人注目。

男人英俊沉稳,举止从容,一看就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女孩子格外漂亮,有着一副纤秀身材和洋娃娃般的可爱面孔。肌肤白皙细腻,眼睛是妩媚的丹凤眼,细长上挑,带着狐狸般的风情,却纯净得不染一丝忧愁。

此刻,男人看着正对着满桌美食大快朵颐的女孩,不动声色地开口:“小晨,以后什么打算?工作还是继续深造?”

“我妈妈让我去英国留学,学校都给我联系好了。”米小晨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说。

“你好像什么都听妈妈的。”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哂笑,说不出是嘲讽还是揶揄。

“我妈妈都是为我好,我当然要听她的话啊。”米小晨不以为然地嘟了嘟嘴。

“那你的意思是,你马上要走了?几年也不会回来?”男人突然放下筷子,深潭般的黑眸,沉沉地看住她。

“我肯定……中间还是会回来的吧,不然我会想家的。”米小晨愣了一下,低声说道。

“只是想家吗?”男人伸过手,用力握住了她的小手,眸光熠熠闪亮。

“欧诺飞……”米小晨轻轻叫了一声,心跳情不自禁加快。

“小晨。”欧诺飞将她揽进怀中,声音低沉迷人:“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再也忘不掉你了。”

男人的这种情话,说出来似乎特别顺口,女孩往往百听不厌,米小晨也不例外。

她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内喜悦的花开声,不由微微垂下眼帘:“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

“因为我不想影响你的学业,我想等到你毕业再向你表白。”欧诺飞淡淡地解释。

“可是,那如果今天我们不遇到呢?”米小晨纠结起这个问题。

明明她放假回来好几天了,他一直没有出现。今天还是她实在忍不住,才挖空心思制造了这一次的偶遇……

“呵呵,不遇到我也会找你,刚出公司就看到你了。”欧诺飞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首饰盒:“送你的毕业礼物。”

“是什么呀?”米小晨轻轻挑起眉毛,这场面,有点让她想起男人给心爱的女孩送求婚钻戒的情景。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欧诺飞温和地示意她打开。

米小晨疑疑惑惑地打开盒子,眼前顿时现出一片璀璨的光芒。

天,竟然真的是一只小巧的铂金钻戒。她不懂首饰,可是单就这样看着,也知道这只戒指价值不菲。

“这个……太贵重了吧。”米小晨有些迟疑,妈妈跟她说过,不能随便接受男人的礼物,何况还是钻戒。

“做我的女朋友,这算什么呢?”欧诺飞微微笑着,不由分说取出戒指为她戴在手指上:“你看,刚刚合适,看来我的眼光很准。”

“欧诺飞,你是真的喜欢我吗?”米小晨看着手上熠熠夺目的戒指,问了一句傻话。

谁都知道,钻石代表永恒不变的爱情。

欧诺飞在这时送她这样的戒指,他的心意不言而喻,还用问吗?可是米小晨依然想要确定一下,她就是这么一个一丝不苟的女孩,对什么都很认真。

“当然,两年了,我一直在等你,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欧诺飞的唇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风采格外迷人。

“可是……我很傻的。”米小晨揉揉头发,心中有明朗的欢喜,却又觉得不太真实。

“不,你很可爱。”欧诺飞温柔地笑。

“我也不能干,也不懂得应酬。”米小晨又说。

“我不需要助手,也不需要外交官。”欧诺飞忍耐地说,再度拥她入怀:“说完了吗?说完了就闭上眼睛。”

“干什么?”米小晨问。

“因为我要吻你了。”欧诺飞说着,俯下脸来,唇有力地落在她嫣红的樱桃小口上。

米小晨顿时一阵眩晕,大脑如同被强有力的电流击过,一片空白。

男人好闻的气息包裹了她,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她觉得呼吸都不畅了,心跳得快要蹦出来了,可是这种奇妙的感觉却令她那么沉迷,陶醉……

原来这就是接吻,原来被自己所喜欢的男人亲吻会这么幸福。她紧紧闭着双目,双手抓住他的衣衫,人仿佛漂浮在了七彩的云朵上。

米小晨从来没有恋爱过,她一直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女生。妈妈又对她管得严,她以前只知道学习,学习,努力地去当一个大家喜爱的好学生。

尽管周围的女生一个接一个有了男友,有了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她的世界却还是简单得像一张白纸。

在她二十岁的这一年夏天,她终于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了。

看着在自己怀中明显晕头转向的女孩,欧诺飞的眼底露出了笃定的笑意。情不自禁加深力道,更加猛烈地去攥取她口唇之间的甜蜜。

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味道很好,好得让他这个一向理智又冷静的人,也有了几乎不想放开她的欲望。

现在,他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将这个单纯而又骄傲的女孩收入囊中。

包间里的气氛逐渐暧昧起来,两人的呼吸都开始紧促,体温不断升高。

不知不觉,欧诺飞的唇侵袭到米小晨粉嫩的脖颈,火热的手掌,逐渐向下探索……


米小晨一惊,下意识地睁开双眼,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不行!”

“你不爱我?”欧诺飞停住,黑深的眼眸里有一丝隐隐的受伤。

“不是……”米小晨低声说。

她该怎么说呢?她爱他,她当然爱他,否则她也不会接受他的戒指,也不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她认为男女之间这种事,是应该结婚之后才发生的,而不是现在偷食禁果。

“那为什么不给我?”欧诺飞眸色幽深地看着她,声音低哑。

“我觉得……应该等到结婚的时候,再……”米小晨结结巴巴地说,心里紧张不安。

“傻丫头,你担心我不娶你吗?”欧诺飞笑了,笑得温存而又迷人:“小晨,我说了一直在等你,只要你愿意,我们明天就可以去领结婚证。”

“可是,万一……”米小晨还是觉得不踏实,也许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没有万一,我永远爱你,也只有你能做我的新娘。”欧诺飞温柔地拥紧了她,在她耳边梦幻地低语:“如果你也爱我,就证明给我看,把你给我。”

米小晨一时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按照妈妈对她的教育,是绝对不能在婚前和男人发生这种关系的。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这种思想在现在有多么落伍。

她大学里同寝室的几个女生,除了她,个个都有男朋友。她们有时晚上根本不回寝室来睡,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

还有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童蓓蓓,高中时就开始恋爱,到现在男友都不知道换了几个?

童蓓蓓一直嘲笑米小晨不开窍,白长了这么一副灵光的模样,其实思想古板得像十八世纪的大家闺秀。

那么现在,她是不是也该开窍了呢?

毕竟,她和欧诺飞都认识了两年,欧诺飞又一直对她这么细心体贴,关爱有加。最主要的是,她也真的好爱他,愿意和他共度一生一世……

“欧诺飞,你是不是真的会娶我?”想了一会儿,米小晨认真地问道。

“我当然是真的会娶你,难道你还要我发誓?”欧诺飞轻叹着说,这个女孩,还真麻烦,也真特别。现在似乎没有哪个女孩把婚姻贞操观看得像她这么重吧,至少他没有遇到过。

“不用发誓,只要你爱我就行了。”米小晨甜甜地笑了,细长的丹凤眼,弯成了美丽的月牙儿。

她已经想好,不再拒绝他的热情。

反正,他们彼此相爱,反正,他们迟早会在一起。反正,她也不是真的十八世纪的古板女孩……

得到女孩的默许,欧诺飞轻轻去拉她超短裙后的拉链,米小晨紧张地闭上眼睛,欧诺飞再度柔情地吻住她。

这时候,刺耳的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打断了两个人激情四溢的热吻。

是欧诺飞的,他皱了皱眉头,看也没看,直接掐断了电话。

“欧诺飞,不接要紧吗?”米小晨睁开迷离一片的大眼睛,有些不安,怕耽误了他的事情。

她并不清楚欧诺飞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只知道他在陵海市最大的证券公司上班,很忙,也很有钱,同时又很低调。

这正是米小晨所欣赏的,她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大老板或者富二代。在她的眼中,欧诺飞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以后,不准连名带姓叫我。”欧诺飞俯脸看着她,神情间有着不容抗拒的霸道:“叫我诺飞,或者飞。”

“飞……”米小晨轻轻叫了一声,羞涩地低下头去。

欧诺飞满意地勾勾唇角,看着面前如同害羞的小兔一样可爱的女孩,心念涌动,正欲再度吻下去,电话又响了。

“你快接电话吧,说不定公司有事呢。”米小晨催促着说。

欧诺飞看了一眼来电,眸光沉了沉。他松开了米小晨,走到窗边,按下了接听键,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好,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飞,是不是有事?”米小晨轻声问。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欧诺飞接了电话之后,神情就有点变了。

不再那么温柔,也不再那么随和,他英俊的脸上仿佛笼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寒气,让人无形之中感到有些压抑。

“是,我要马上回去。”欧诺飞简短地说。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米小晨赶紧说。

“你再休息会,等会儿打车回去,我也不能送你。”欧诺飞不带感情色彩地说完,没有再看满含期盼的女孩一眼,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飞!”米小晨急切地喊了一声,可是欧诺飞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

仿古的雕花房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米小晨的心也跟着震得重重一颤。

她怔怔地坐在沙发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欧诺飞连带她一起回去都不同意?为什么他后来的神态会变得那么冷硬,甚至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仿佛之前跟她那么柔情蜜意的人根本不是他。

是她做错了什么吗?可是没有啊,他们一直在情意绵绵地拥吻,甚至差一点就……如果不是这个突兀的电话,她一定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他了。

米小晨低头看了看自己散开一半的衣裙,脸颊霎时一片火辣辣的潮红。

很快她就自己想通了,欧诺飞一定是有极重要的公事,所以才这么匆匆地离开。他知道自己喝多了酒,想要自己多休息会儿,所以才没有带自己一起走。

也许,等一会他忙完了,就会给自己打电话,再到这里来接自己呢。毕竟,自从认识以来,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单独丢在哪里不管过。甚至连在马路上散步,他也每次都会细心体贴地让她走在里面。

这些点点滴滴的呵护,早已经融进了她的心灵深处。除了妈妈,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不就是欧诺飞了吗?

米小晨想了一会儿,脸上就露出了玫瑰花般的灿烂笑容。

今天这个日子,对她来说,无疑是特殊而有纪念意义的。

她体验到了初恋的甜蜜,和自己所爱的人确定了关系。而且,她爱的那个男人那么优秀,又那么爱她,妈妈一定也会同意他们的事情的。

米小晨安下心来,然而紧接着,又被一阵响亮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思绪。

她的第一个念头是欧诺飞打过来找她了,赶紧一把抓起手机,却看到是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号码,心中不由一阵失望。

划开接听键,米小晨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小晨!”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竟然是妈妈。

但是妈妈的声音有点嘶哑,也十分急促,远远不如平日那么圆润,矜持。

“妈,你在哪儿?这是谁的电话啊?”米小晨奇怪地问。

“小晨,妈妈出了点事,暂时不会回陵海。我给你卡里打了五万元钱,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空我再给你联系。”妈妈急匆匆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喂,妈妈!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妈妈!”米小晨连连喊了好几声,手机里却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她再打过去,听到的始终是客服小姐礼貌而淡漠的回复: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米小晨只好又拨打妈妈常用的那个号码,可是依然是关机。

她完全懵了,一遍遍回忆着妈妈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出了点事?暂时不会回陵海?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回来?

妈妈是陵海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出了名的女强人,从来都是优雅又干练的,什么时候这么慌里慌张地讲过话?更不会这么含含糊糊不说清楚就出远门……

米小晨呆怔了一瞬,便飞速地起身出门。她要赶快赶回去,看看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已是下午三点,林家铺子却还有着三三两两的食客,看起来生意不错。

米小晨走出了林家铺子的大门,才发现在这里拦车很不容易。

这里远离城区,而来吃饭的客人几乎都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根本没有的士从这边经过。

她等了一会儿,一辆车也看不到,心里不免焦急起来。想到欧诺飞走时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又感到有些委屈。

欧诺飞既然是这儿的老板之一,一定也知道这里很少有的士过来,却还是不管不顾丢下她先走了。唉,真是郁闷。

米小晨想了想,便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准备给欧诺飞打过去。

现在,他应该还没有走出多远吧,转过来接一下她应该可以吧。即使不能来接她,能听到他温柔深沉的声音也是好的啊,她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孤单地等过车呢。

然而,拨通号码,听到的竟然也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米小晨怔住了,她想起以前有一次,欧诺飞去学校看她,分别时让她有事就给他打电话。那时他专门对她说过一句,这个电话不为你关机。

后来,也的确如此。

只要米小晨想找他的时候,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无论凌晨还是深夜,他的电话始终都是开的,他也永远会在米小晨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可是现在,他竟然也关机了。

一时间,米小晨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失落。但是她此刻顾不得多想别的,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妈妈,到底怎么了?


正在焦虑之间,忽然看见从林家铺子翠竹环绕的庭院里缓缓滑出来一辆银灰色的小车。

米小晨一向是车盲,除了妈妈坐的奥迪和欧诺飞的车,她什么车也不认识。

眼前这辆车却很惹眼,一看便知名贵。她猜测这车肯定是在这儿吃完饭要返回市区的,赶紧走过去招了招手。

小车停下,车窗降下来,司机是个看起来沉稳利落的青年人,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米小晨。

“师傅,能带我回一下市区吗?”米小晨绽开一个笑靥。

司机没说话,米小晨又赶紧说:“我有急事,等不到车,我可以付车钱的。”

那司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往车的后座看了一眼,随后说:“上来吧。”

“谢谢师傅啦。”米小晨感谢地一笑,拉开后车门,不由愣了一下。

车的后面,还坐着一个人,一个年轻而又气势不凡的男人。

让米小晨吃惊的是,这个男人长得竟是十分少见,主要是太帅,可以用漂亮来形容。

脸庞清俊有型,透着微微的冷峻,睫毛长而浓密,鼻梁高而英挺,有一双黑曜石一样乌黑深邃的眼睛,整个人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

即使只从侧面看,他也有让人尖叫的资本。

天哪!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比电影明星还要帅气有型的男人。而且,显然又比明星多了一种清傲凛冽的气度。

难怪刚才那个司机要往后面看一眼,大概他才是真正的车主,征得了他的同意才能让米小晨上车。

此刻,这位超级帅哥大刺刺地坐在后座的中间,占了一大半位置,看到米小晨上车也无意往旁边让一让。

米小晨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很识趣地小心翼翼挤在边上的一点位置坐下来。

名车就是名车,行驶起来一点噪音也听不到,车里的几个人也都不说话,安静极了。

冷气开得很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午喝了酒?不一会儿,米小晨竟然觉得胃里不舒适起来,喉咙里一阵难受翻涌,她赶紧喊道:“对不起,麻烦停下车。”

小车嘎然而停,米小晨捂着嘴巴冲下车,蹲到路边把今天吃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

站起身来时,面前递过来一瓶打开了的矿泉水。

她接过来,连连灌了几大口水漱口,感觉好多了,这才有劲对着面前的人说了声:“谢谢。”

“你怀孕了?”那人淡淡然地问,是后座那个年轻的帅气男人。

见鬼吧!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他们压根都不认识,甚至在今天之前,连面都没有见过一次,他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呢?

这可能是米小晨长这么大听到的最无礼最不知所谓的一句话了,她扬起眉毛,恼怒地瞪向那个不礼貌的人。

男人也专注地打量着她,眼神有些莫名其妙。带着几分研判,又带着几分挑剔似的,总之令人很不舒服。

不过,他真的是相当的帅啊!帅得米小晨突然不想跟他一般计较了。

她忍着想要抢白这超级帅哥一句的欲望,极快地吐出了两个字:“不是。”

回到车上,米小晨专门坐到了司机旁边的副驾座。为了不晕车,也为了跟那个帅气却又无礼的男人保持远一点的距离。

没料到车刚一启动,又听到那个男人在后面问:“你叫什么?上学还是工作了?”

“先生,我只是搭一下你的顺风车,没必要你像调查户口一样审问我吧。”米小晨忍不住磨了磨牙齿,没好气地说。

她知道自己是美女,可是,跟美女搭讪也不是他这样的吧,还真是帅人多作怪。

“如果你真的不是怀孕,我想我们可以合作一下。”那人平淡地发话。

“够了!”米小晨倏地扭过头,忍无可忍地低吼:“你看清楚,我才二十岁,是标标准准的未婚女孩,别动不动就提什么怀孕怀孕的!”

“呵呵,那我后面那句话,你是否听清楚了?”那人弯起了好看的唇,饶有兴味地看着米小晨:“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吗?”

“没兴趣!”米小晨翻个白眼,直截了当地回应。

那人讶然,俊朗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帅得一塌糊涂。显然,像这样问都不问直接拒绝他的女孩太少了,可以说从来没有。

此时,坐在米小晨身边的司机开了口:“小姐,是这样的。我们亚翔集团即将推出一组新的化妆系列产品,凌总认为你的形象气质很适合做这个产品的代言人,有意邀请你来为这组产品拍第一期的宣传广告。”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夫电影首页